您好,欢迎来到汽车论坛_车友会俱乐部_太平洋车友会_以车会友,尽在太平洋汽车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报价 正文

《归渝》:记忆里的重庆,盛夏最为耀眼,和烈日江水一样色彩鲜明

时间:2019-04-29 12:04:09报价作者:报价


我和n坐在较场口站5号出口出来的斜坡上,抬头就能看到对面的老式居民楼直直插向夜色中。重庆的房子修得基本上都很高并且年岁久远,窗户密密匝匝布在发黑发青的墙体上,外挂的空调机在窗户的夹缝中悬壁。

已经很晚了,只有几个窗户还亮着,路边摊烧黑的玻璃灯罩闪着零星的光斑,耳上夹了一根烟挽起裤脚的小伙子们新开了一箱啤酒,酒杯碰撞的声音将冷气一同揉碎进去。我们要了冰粉,烧烤,拌了一份凉面,热腾腾的烟混着冬日的雾气,试图融入这座抚慰人又折磨人的城市。

小时候的假期大多消磨在这里,心理上也把这座城市当成了第二故乡。许多外地人爱把川渝放在一起说,包括“巴蜀之地”这样的概称,成都和重庆基本上捆绑在出行计划里。但于我而言,这两座城市不尽相同。

我打小羡慕重庆有山有水,七八年前在重庆和很多人坐在一辆大巴上,车随着立交桥的幅度拐弯,我的头贴到了玻璃上,窗外是路灯星火连成线,路灯背后就是江,打着霓虹灯牌的游船像头顶亮个探照灯的大鱼,在墨似的江水里穿行。LED灯放映着“对面的解放碑看过来”的字幕,布满幢幢楼房,浓重的夜色和江水也染上生气。

记忆里的重庆,盛夏最为耀眼,和烈日江水一样色彩鲜明。冬季的白日被萦绕的大雾拉的很长,交错打结的电缆隐于其中。夜晚依旧一个样,长江索道穿梭在两岸闪烁的灯火间,来来回回,不知疲倦,溶解在错落的霓虹光斑间。四五岁第一次乘缆车,我牢牢抓着栏杆,紧盯着没有一点波澜的江面,一种得不到回响的失落感让我想要逃离。

后来我开始把视线聚焦在其他地方,比如被雾隐去,看不到尽头的高楼,又或者码头上拥挤的人潮。白日里缆车上的人不多,都拿着手机,紧贴着玻璃,小孩被抱起来举的很高,咿咿呀呀地看着远处挥舞。我盯着近处放空,试图尽力去感受,心中也生出那么几分期待。

缆车运行得非常平稳,以至让我产生它速度很慢的错觉,直到我们和另一辆缆车交汇,它那坠着金黄色灯线的身体从我面前溜过。相对运动地凝视很迷人,我和那辆缆车上的人对视三秒,在这之后,故事被安全隔离,我们就此消失于对方的生活。

我和n在重庆的状态,差不多可以用游荡来形容,沿着南滨路走了快十公里,穿过立交桥下方的隧洞,芜杂树丛中埋着蓄水的石头池子,如果不是一路上总会发现点有意思的东西,这次漫步硬生生被我们走成一场苦修。从南滨到北滨,我在外公的自行车后座兜风经过这里,和伙伴赛车在这二十五公里飞驰,淋着盛夏的大雨沿着江边狂奔回家。

对面有一家卖哈雷戴维森的摩托车店,橱窗里成套搭配好的黑色摩托车看起来威风凛凛。二不挂五又烂漫勇敢的青年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斜坡窄巷间,伴随着机车的轰鸣,将一腔热血的少年气抛洒在身后。“近道”在重庆很多见,仿佛当地人已经研究出一套立体生存法则,日夜穿行于不同的高楼、立交桥之间,以这种灵活的跳跃将自己与莽撞的外地人分隔开来,无声无息地宣告,这是他们的地盘。

在我们去重庆游乐园之前,由于拆迁它的摩天轮已经关停了。那地方在城郊,直到我们走到门口,才发现这里比我们想象的更冷清和破败。这里刚建成的时候也盛极一时,有“无主题免费公园”做它最大的招牌。不像迪士尼、欢乐谷繁华喧嚣,这里市井嘈杂、藏污纳垢。而它的魅力恰恰来自于它的混乱、随意,那种拙劣实用主义的模仿改造,以及最为原始的文化状态。

一个旋转飞车项目的阿姨见我们走近,招我们玩一圈,说两个人打五折。我问她这儿平常有人来吗,她愣了下,随即说,还是有,有的。这里并不大,每走到个项目前我们都会被工作人员热情地招呼一下,好像他们真的相信我们想在几十平米的场地里开碰碰车相撞,然后笑声撞向顶棚向四周散落开,到整个游乐园里,给它一点人情味。

这个荒芜的乐园,连带着坚守在售票岗位上、穿红背心的工作人员,都给人一种魔幻而荒谬的美感。她并非追求荒诞,荒诞是她的生命本身。一位重庆摄影师在这里开展拍摄的第一天遇到一个一直在洋人街流浪的疯子,后来这成为了他拍摄计划的一部分。他说,生命因为荒诞而真实

这样的荒芜美感随处可见。川美的大学城校区有个小隧洞,隧洞墙上有黑色的喷漆,喷了句”Life is shot,art is long”。(直白张扬的表达,拼错的字母,像是某种笨拙又倔强的宣告)另外几面砖墙上也是如此,色调不一的彩漆勾勒出并不细致的线条,重重叠叠又被其他图案覆盖,却生出一种奇妙的关联。它们落在那里,留下冲刷不掉的痕迹,每一分色彩都想要彰显得淋漓尽致,却又勾连在一起,不可剥离。

重庆就是这样一座城市,雾气氤氲的山山水水,纵横交错的楼房桥梁,只有站在足够高的地方,看江水涌行,城市星火,才生出一股生存的自信来,好像一握,就能把这片弥漫着大雾的丛林握在手中。我想起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里,名为“重庆大厦”的建筑,矗立在闹市尽头,连同城市的喧嚣浪漫在西南地区特有的潮湿粘稠在楼宇间发酵。

景区游览车载着今天的第一批乘客行驶在海拔近3000m的山上,前一天晚上山里下了大雪,满山银白。坐我前面的小男孩对着冰湖惊呼出声,他妈妈在一旁说,“今天回酒店之后,可以写一篇游记啦。

Top